-lilith--

【Star Wars】【AO】 Sacrifice

SACRIFICE

 

一个关于 谁会为你杀人 为你背弃信仰 为你放弃一切的故事 

 

1、本文的时间线发生在穆斯塔法之后的三个月。

 

2、达斯.维达并没有毁容,断肢。在穆斯塔法欧比旺重伤他然后离开。

 

 

达斯.维达静静地站在这具被洞穿,早已僵硬的尸体旁边。两个小时前士兵在房间里搜寻出这位死去的家伙意图刺杀帝国皇帝的左右手的证据。

 

这是第五次发生这种事情了。 意图刺杀他的政敌,下属,同僚,在他们有机会实施计划前就被发现被刺死在家中。第一个倒霉鬼死掉的时维达忙于处理新一轮绝地清洗任务,他对这类人的死亡并不关心,也没人向他报告——毫无必要,他并不负责这个。但当第二个类似的家伙死掉时就开始有不怕死的讨论这件事,暗示维达本人参与这件事情的可能性。之后就是第三、第四个,还有现在躺在地上的这位。

 

维达蹲下身,金属的手指触碰着尸体上的伤口,伤口四周的皮肤灼烧的焦黑——毫无疑问是光剑造成的。他透过原力感受着,他尝到了黑暗,挣扎以及熟悉的气息。

 

他有了个大胆的推测,这个念头离奇到在刚出现在他脑子里就被他本人否定。

 

 

不可能,但值得一试,不是吗。

 

 

达斯.维达站起身,指挥士兵处理掉剩下的东西。

 

 

 

 

他的面罩留在了房间,褪去了斗篷换上连帽衫,压低帽子遮住大半脸行走在暗巷里。实际上他并不需要这么谨慎,天色已晚,这见鬼的地方连灯光都没有,即使没有面罩也不会有人注意他的脸。更何况流连在这一带的只有一些声名狼藉的赏金猎人,没人对曾经的共和国传说,现在的帝国刽子手有什么深刻的印象。

 

他往更深处走去,前面有几个靠在墙上抽烟的家伙,就算隔着一段距离达斯.维达也能嗅得到他们身上的血腥味——刚完成任务,他猜。看上去是属于难缠的那一类,他在绝地时期遇到过类似的,几个围攻的情况下单打独斗占不到任何便宜。他摘下帽子,他们的话钻进他的耳朵里。噢,真幸运,他们在聊着帝国之类的玩意儿,今晚活该他们倒霉,这么想着的维达往离他更近的一个的小腹上来了一拳。

 

“操他妈的你什么毛病?” 旁边的几个人丢下烟踩在脚底下,毫不客气地动起手来。维达揪住那个被他揍了一拳的人的头发,然后嫌弃地放开甩手。他的头发被血黏成一块一块,怪不得味道这么重。他用原力把身后打算凑上来的那几个人甩上一边的墙,然后把一开始的目标升至半空。

 

“帝国的什么,哈?”

 

眼前的人的脸因惊恐皱缩着,嘟囔着原力,绝地。

 

维达拍了拍他的脸,抽出绑在赏金猎人小腿上的匕首捅了他一刀,血溅在了他的手上,衣服上,还有脸上。他厌恶地皱起眉头,野蛮人的武器,麻烦的很,衣服回去要扔了。“没有绝地了,抱歉。”

 

身后传来细细的声音,他们小幅度地爬了起来,有两个跑了,但有个还呆在原地谨慎地掏出爆能枪。维达专心致志地殴打着这个赏金猎人,看上去完全是全然投入愤怒而发泄。枪指向了他。

 

哦,拜托,他当然知道,他甚至在专注于眼下的动作的同时感受到了他喊绝地时那微弱的,瞬间即逝的原力波动。即便以往的他并没有那么谨慎,被情绪驱使时往往需要他的搭档料理他的背后,但任谁指导了几场屠杀后都可以做到他这么谨慎的。

 

他是焕然一新的,不一样的。

 

但有人不知道。 

 

维达捏着赏金猎人的下巴,身后的人紧张地摸着扳机。

 

 

“砰!”

 

 

维达干净利落地折断他的脖子,转身看向身后被爆能枪射中的赏金猎人。 他半跪着,按住躺在地上呻吟的可怜虫的伤口,这和第三个倒霉鬼身上的伤口一模一样,一模一样。 他觉得他的血液瞬间沸腾起来了,滚烫地窜过血管,灼得他一阵颤栗。

 

“我知道是你!”

 

巷子静悄悄的,回应他的只有倒在地上的赏金猎人的呻吟声。

 

“我知道是你。你可以不出现,但我知道是你。”

  

 

达斯.维达不顾手上的鲜血大力地搓着头发大笑起来,站起身步入更深的黑暗,他的胸膛因为兴奋剧烈起伏。他用手背擦掉脸上的血迹,好让他的脸看上去全然是阿纳金.天行者的样子。

 

 

 

卫兵报告了一个幸存的,落单的绝地的可能踪迹。在下属向他提议带领卫队去搜查时他拒绝了。

 

他打发掉了卫兵,前往线报指向的地方。一个领导了绝地清洗的帝国刽子手对绝地的刺激比达斯.维达想象中的大,他只呆了他预想的一半时间就听到了光剑开启的声音。维达一边应付着面前的绝地一边思考他是否在哪场清洗见过他,才让这位绝地溢满愤怒。最终他放弃了,改为思索如何露出破绽,怎样能让他的落败看起来更可信些。

 

他挡住了绝地的奋力一击,然后假装脱力丢下光剑。

 

“我曾发誓一定要杀了你,我每日都提醒自己记得这个! 刽子手,怪物。今天就是你的末日!” 

 

绝地把维达定在墙上,将光剑架在敌人的脖子上。

 

“绝地,哼,绝地...除了这些,你们难道就没有其他词了吗?”

 

维达伸手捻住落在肩上的被光剑烧断的一小撮头发,面罩包裹着的脆弱咽喉绝不可能承受的住光剑的一击。只要那握着剑柄的手有所偏移...

 

一只手按住了那绝地的肩膀,他震了一下,眼睛大大地瞪着——蓝光洞穿了他的身体。绝地倒下了,西斯的头向后仰着死死盯住来人,他面罩下的肌肉剧烈抖动。笑声透过面罩传了出来。

 

“哦,欧比旺,欧比旺。”达斯.维达感觉自己的神经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一小簇火苗自心脏蔓延全身,“欧比旺.肯诺比。”

 

他用原力把尸体扔得远远的,在他的前任师傅反应过来前揪住他的领子,关掉他的光剑。他一把扯开欧比旺的兜帽,仔仔细细地上下瞧。他的样子比三个月前在穆斯塔法上憔悴了许多,眼窝深陷,黑眼圈很重。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是金红的,和维达一样。

 

 

欧比旺的身上翻滚着黑暗的气息。

 

 

“你杀了个绝地,我的师傅。你变成西斯了。”

 

 

他简直爱死这个了。

 

 

“你之前怎么和我说的?说我变成了曾发誓要消灭的人?”达斯.维达抚平被他揪得一团糟的袍子,“你现在和我一样了。”

 

“放开我,维达。”

 

“不不不,怎么可以呢?我们好不容易见面了。在穆斯塔法上你重伤了我,你看着我去死!”维达将欧比旺整个人转过来,重重地把他推向墙壁,听着他的前任师傅后脑勺砸在墙上的声音。

 

“但现在不一样了,不一样了。瞧瞧你做了什么,杀掉了几个倒霉鬼,还有一个绝地。为了什么?欧比旺。你抛弃了信条,变成了西斯,为了什么?”

 

欧比旺侧过脸躲开维达的视线,“你到底想要什么,放我走,或者杀了我。做个选择。”

 

达斯.维达缓缓靠近,脑袋离着欧比旺只不过一指的距离,温热的气息扫得很痒。他伸出舌头,沿着他前任师傅的颈线滑过,最终停留在耳侧,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他的耳垂。

 

“你杀了人,杀了一个绝地,你成为了西斯,你背弃了信仰,为了我。不是吗。”

 

这听起来可不是个疑问句。

 

 

“...我确实杀了他们,如果你是想问这个。”

 

 

欧比旺推开他,激活了手中的光剑,横在了他们两个的脑袋中间,蓝光离他和维达的脖子一样近。

 

“但我来这里不是等着被你羞辱的,维达。我并没有兴趣做一个刽子手。”

 

达斯.维达一动不动,只是认真的看向欧比旺的眼睛,仿佛要看进他师傅的内心。他的眼睛是金色的,布满血丝的,但瞧起来还是闪着光,就像他不是西斯,还是个该死的绝地一样。就像一切还有希望,就像他还笃信他能把他的前学徒,搭档从黑暗面中拉回来,带他回去,就像他还能给予一些乱七八糟的救赎一样。

 

“Master...我以为你能理解我了。”

 

他摘下面罩抛到一边,他的表情看上去像是光剑丢了想讨好师傅的阿纳金。维达伸出金属的那只手环住欧比旺的脖子,冰冷的金属触碰到他的皮肤时欧比旺小幅度地颤抖了一下。他只好把那只属于人类的手轻轻扶着欧比旺的后颈,挡在金属的前面。

 

他尽量把他的语气软下来,思索着讨好的话,“我做了一些你不认同的事情,但这是为了秩序付出代价。我并不为此感到好受,师傅,你不能理解我的难处吗?”

 

“就像你处理了那几个想杀我的人,为了救我杀掉了那个绝地,这个代价也是你没有想到的,但再来一次,你还是会选择救我不是吗?我们都付出了代价,即使我们一开始没猜到会这样。”

 

光剑离他很近,他好像毫不在乎地不依不饶继续靠近。欧比旺紧紧贴着身后的墙壁然后低低地咒骂了两句,收起了光剑。

 

 

“...我本来是想看帝国皇帝的左右手是怎么样的。但你树的敌比我想象中的多。他们也是一群为帝国服务的刽子手,即使没有你,我还是会这么做的。”

 

 

“对你来说承认我的重要性还是这么难,无论你是西斯还是绝地?”维达的胸膛贴近了欧比旺的,金属的那只手抓住他的肩膀,“对你来说我们存在牵绊就是如此难以令人接受的事情?欧比旺。为什么你总是不愿意和我有很深的感情,在我还是阿纳金.天行者的时候我时常好奇,在你的心里面我的地位是不是永远比不上绝地,比不过信条,比不上任务,比不上奎刚。”

 

欧比旺的手搁在维达的锁骨处前,抓住他的衣服,说不准是想推开他还是想离得更近。

 

“...你占了很大一部分,你确实很重要,如果这是你想知道的。”

 

欧比旺皱着眉头,看起来纠结又犹豫,他凑近维达的脸,嘴唇飞速地在他的上蹭了一下。

 

“过深的感情并不适合绝地...这会影响我们的判断。我并不是否认我们存在的牵绊,只是失去过于痛苦,我并不想你体验一次。”

 

维达感受着欧比旺颈侧脉搏的跳动,一下一下如海浪敲打着他,一切如此真实,和他梦中见过的情景一样。他曾对欧比旺充满愤怒,但没关系,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我曾在梦境里见到过你终于能做出改变...为了我。我们能和以前一样,你最终会来找我...”

 

圣殿,学徒,清洗不止一次造访他的梦境,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失去了一切,但现在已经不一样了。 

 

“..这是你期待的吗,期待我会来找你,期待我终于理解你,期待我会重新靠近你,期待我终于承认我...爱你?这就是你...”

 

维达打断了欧比旺的话,“...我确实期待这个。”

 

他松开了欧比旺,仔仔细细地看着他的师傅。“我们能一起维持帝国的秩序,我可以说服皇帝。”

 

“阿纳金...”

 

欧比旺向左走了两步,放下抓住维达衣服的手。

 

“你选择了你以为正确的道路,你有难处,你做出了牺牲,确实。”

 

仿佛有什么攥住了维达的心脏,他的后背渗出一层薄汗。

 

“我是一个失败的导师,我是失败的,阿纳金。我太盲目而从未见到你的渴求,从未正视你对绝地的误解...,我没能好好引导你,我的教育是失败的,抱歉。”

 

维达想抓住欧比旺的衣服,但他又退了两步。维达的视野变得模糊,他徒劳地想追上他,但欧比旺离他越来越远。

 

“我不需要你的歉意和原谅!不要说这个,欧比旺。”

 

“我很抱歉我并不是你心目中合格的师傅,我让你失望了,阿纳金。”

 

“...欧比旺,不需要提起这个...” 

 

“有些代价,有些牺牲太过大了,无论是否有意为之,这仍然太沉重了。你需要意识到这个,Ani。”

 

维达放弃了追逐,他半跪在地上看着欧比旺。他身上的黑暗原力消失了,他看起来还是和以前一样。维达嗤笑一声,“想不到我竟然相信了这个...” 

 

“我让你失望了。”

 

穆斯塔法的事情犹如昨日,维达站起来大喊,“所以这些是什么?绝地的小把戏?戏弄我吗?”

 

欧比旺蓝绿色的眼睛盛满悲伤。

 

“I loved you .”

 

......

 

 

 

 

达斯.维达从床上坐了起来,四周一片黑暗。他正在前往绝地藏匿点的路上,卫兵在门外随时候命。

 

他一把揭开被子,赤脚踩在地板上走进卫生间。他打开灯,双手撑在镜子上,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一个梦。当然了。一个梦。毫无疑问。

 

维达用杯子接了点水灌进嘴里,然后把杯子砸在墙壁上。

 

一个梦 和之前一样。

 

 

END

 

 

即便在梦里维达幻想欧比旺会为他杀人为他背弃信仰放弃一切,但他依然还是他。 无论是身为西斯还是绝地都动摇不了欧比旺坚守的东西,而维达清楚这个。他还是很了解欧比旺的。


评论(8)
热度(67)
© -lilit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