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ith--

【AO】刺客信条AU《有五次他们想把对方揍进地心 有两次这么干了 第六次有点不一样》

有五次他们想把对方揍进地心 有两次这么干了 第六次有点不一样

 

一些介绍:

 

 

Animus:一种虚拟现实机器,可以让使用者是经历基因记忆,操作者阅读使用者的基因记忆并投影到三维世界。

 

圣殿骑士与刺客组织战斗上千年。 前期圣殿骑士属于军事组织,现代拥有大型公司。崇尚以组织和控制来建设完美世界。 刺客组织维护平民利益,刺杀压迫人民,腐败残暴的统治者,寄希望于杀一人拯救千万人。   

 

很难在极小的篇幅解释这两个组织的正义性,圣殿骑士并非全然邪恶,刺客并非时刻正义。但两者区别在于,刺客们崇尚自由,从不放弃意志和思考,时刻反思自身。上千年来有很多背叛组织加入圣殿骑士的,但绝不是为了私利或者软弱,而是选择了自以为正确的道路。而圣殿骑士自诩守护者,沦为独裁者与支配者不自知。

 

 

(1)

“跳下去。阿纳金。”

 

有什么比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被绑架,现在在一个陌生的房间更操蛋的事情?

 

有。 阿纳金.天行者可以明确地告诉你。 那就是:听一个自称为了圣殿骑士工作的老头念叨半天,在要么死要么躺下去的威胁下进入一台叫Animus的机器。

 

唯一的安慰就是旁边站着调试机器的家伙长着张还不错的脸。

 

而现在,他呆在他某位有着和他一样名字的先祖的记忆里面,面前这位明显是他先祖导师的,有着一张和刚刚那家伙一模一样的脸的人,让他,从看起来有十几层楼高的地方跳下去。

 

亏他刚刚在躺下来前还多瞄了他一眼,这家伙连祖先都不是好人。

 

“阿纳金,你到底怎么了?跳下去,我们没有时间了。”

 

“...... ”

 

他呆在“农场”那会儿不是没搞过跳跃练习。但他们天杀的是有降落伞的!

 

“Ani... ” 阿纳金.天行者绝不会因为一句Ani和皱眉头的俊脸而屈服,搭上自己的命。“你做过这个上百遍了,下面有干草堆,快。”

 

谁他妈脑子有毛病会相信有干草堆就可以放心从这里跳下去?

 

身后的人摸上了他的肩胛骨。

 

操。 不能屈服。

 

“张开双臂,Ani.”

 

“啊,呃,好。”

 

阿纳金觉得自己脑子不太清醒,他先祖的导师的温热的呼吸弄得他耳后很痒。他模模糊糊打开了手臂。

 

 

然后他就被踹下去了。

 

 

“你这天杀的混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结束第十七号试验体的同步后,试验员欧比旺.肯诺比先生收获了一大堆怒瞪,如果眼神能杀人,他估计自己已经万箭穿心。

 

“我叫欧比旺.肯诺比,很高兴认识你。” 他拍拍这个可怜家伙的肩膀并眨眨眼睛,“祝你在后续的试验继续愉快下去。”

 

前刺客组织成员阿纳金.天行者,第一次如此想把平生所学的格斗技都招呼到一个人身上。

 

(2)

阿纳金不太清楚自己在这里呆了多长时间,他一天中大部分时候是在Animus度过的,这让他很难有什么时间观念。

 

他知道了那位试验员实际上是刺客组织派来渗透圣殿骑士的卧底。他尽力给予他各种形式的帮助。

 

阿纳金不太喜欢承认,他实际上有点依赖他了。见鬼,在这糟糕透的地方,他是唯一一个能接触到并能聊天的大活人。他会偷偷给他带些零食甚至是酒,在一切可能的时刻跟他闲聊。阿纳金曾经怀疑过自己如果没有这些休闲时光,长时间沉浸在他先祖的记忆里会让他崩溃。

 

说到这个,阿纳金觉得他那位和他有一样名字的先祖,与他的长着一张和欧比旺一模一样的脸并同样叫欧比旺.肯诺比的导师的关系,不太...正常。

 

事实上,很多时候,他都想尖叫大喊。告诉全世界,这对师徒的相处模式是不寻常的。正常师徒并不会有这么多eye-fuck,并不会有这么多肢体接触,也不会这么喜欢打嘴炮试图占对方一些嘴上便宜。

 

 

“师傅,我想说... 我喜欢你。”

 

 

WTF? 躺在Animus上经历着他的基因记忆的阿纳金想拽着自己的头发跳起来。

 

 

“嗯? ”刺客大师欧比旺.肯诺比继续擦拭着手上的装备,“我也爱你,Ani。”

 

刺客学徒阿纳金把双手插进头发揉乱,“老天,看我一眼。我说的不是这种喜欢,师傅。”他一把扫开桌子上的装备,直视他的眼睛,“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别。别告诉我你没察觉出来,我知道你也有着相同的感觉。”

 

“...我是你的导师,阿纳金。”

 

“我就要成为一位真正的大师了,你也会不再是我的导师。这有何不可?欧比旺,你逃避些什么。还喜欢奎刚?他死了这么多年...”

 

“别提这个!”欧比旺按住了他的学徒的手,随后又垂下来。

 

“去你的,欧比旺.肯诺比!”

 

 

阿纳金僵硬地躺在Animus上观看完了他的先祖的吃瘪小剧场,直至欧比旺在他面前挥挥手他才坐起来。

 

“咳...”阿纳金清了清嗓子,“Animus有什么别的功能吗?嗯,我的意思是,以后有类似的记忆区域,我们可以快进或者跳过,毕竟这个牵涉到我的先祖和你的先祖的个人隐私和情感问题,并且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信息......”

 

“不能,天行者先生,很遗憾告诉你这个。”欧比旺打断了阿纳金的话, “就算有这个功能,我想沃伦博士会不希望我这么做,毕竟每条记忆都可能包含着信息呢。”

 

欧比旺掐了一下第十七号试验体维持着僵硬笑容的脸,然后微笑着离开,任由身后的阿纳金挥舞拳头并在内心大吼:你是个刺客 不用管他妈的圣殿骑士想怎么做!!!

 

 

 

(3)

刺客联盟的卧底,Abstergo公司的试验员欧比旺.肯诺比先生此刻非常想打断第十七号试验体的同步,或者从这房间里跑出去。

 

很可惜这是不允许的。唯一一点值得欣慰的是沃伦博士现在并不在这里,不然欧比旺将要和他的同事一起观看自己...抱歉,长着一张自己的脸的先祖的Porn。

 

有一点需要声明,由于第十七号试验体的不稳定,获取的记忆是不连续的。所以欧比旺完全无法得知昨天那场刺客大师阿纳金.天行者的吃瘪小剧场后发生了什么,以至于今天就被迫观看师徒两人的Porn。

 

一开始是完全正常的,这对几百年前的师徒在出任务,进行日常的闲聊。意外发生在他们结束任务回到房间。他们毫无征兆地亲吻,然后是脱衣服。

 

圣母玛利亚啊  欧比旺暗自祈祷。 千万不要让他在这里硬起来。等下有什么人闯进来,他的名声就完蛋了。

 

阿纳金舔舐着他的导师的锁骨,他们的下腹紧紧贴在一起。年长者毫无章法地揉搓着学徒的头发。

 

古代的刺客精力未免太好了点。 欧比旺把脸埋进手里面,不去看监视屏幕。但这没办法阻止他们的呻吟声钻进自己的耳朵。高兴点吧,肯诺比试验员,至少你对自己身体可能的敏感点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在度过了他人生中最漫长的两个小时后后,欧比旺终于可以把机器关掉并努力把自己的视线从阿纳金身上移开。他绝对没兴趣知道第十七号试验体有没有因为刚刚他的先祖的那一发硬起来。

 

但这位前刺客组织成员完全没有打算放过可怜的试验员。阿纳金拉住欧比旺的小臂,凑近他的耳朵,轻轻开口,“以后有类似的记忆区域,我们可以快进或者跳过,毕竟这个牵涉到我的先祖和你的先祖的个人隐私和情感问题,并且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信息...... 哦,对,很遗憾并没有这个功能,肯诺比先生。况且沃伦博士也不会希望这么做,毕竟每条记忆都可能包含着信息呢。”

 

欧比旺的脸有些烫,推开了阿纳金,“是的,并不能。呆在你的房间里,第十七号试验体。”

 

“好的,先生。”阿纳金发出爽朗的大笑。他躺倒在Animus上,对着欧比旺走向门口的背影大喊,“祝你在卫生间度过愉快时光。需要我的帮忙尽管说。”

 

欧比旺.肯诺比先生第一次想用他高超的格斗技巧把这蠢货揍进地心,遗憾的是信条并不允许加害同门。

 

(4)

阿纳金可能有点出血效应,这古怪的词儿是欧比旺告诉他的。长期呆在Animus的人都会有这个小毛病,看到祖先的幻影啦,即使不在Animus也能看得到记忆blablabla。

 

但他暂时没有打算告知欧比旺这个情况,在事情没有太过严重前。

 

阿纳金按摩着太阳穴,思索着目前算不算事情严重。他一觉醒来,还没爬下床就看到了他的先祖。看样子,他在和自己的导师有些争执。

 

 

 

“我们确实有错。但是...”年长者试图安抚前学徒的情绪,“我们信仰万事皆允,阿纳金,这意味着我们是自身行为的设计者,我们承受自身行为的后果,不管是荣耀还是悲剧。在你刚来的时候我就教给你刺客信条,万物皆虚,万事皆允。”

 

阿纳金甩开欧比旺的手,“所以这是怎么回事?命运,信条决定我们一辈子生活在黑暗中,为不知何时出现偏差的正义奉献一生?”

 

“......我们在黑暗中耕耘,为光明服务。我们信仰万物皆虚,我们穷尽一生来成为自身文明的守护者,我们为遭受不公正待遇的人而战。 ”

 

“但他们甚至害怕我们,欧比旺,不要自欺欺人。我们在黑暗中,为了不知道是否正义的目标奋战,如同飞蛾扑火。圣殿骑士的统治专制和残暴,但带来了统一。人民只会痛恨我们搅乱了他们,他们永远不会感激这个。”

 

“刺客选择了一条艰辛的道路。和平不是靠制度,靠力量夺取的。我们和圣殿骑士的区别在于,我们追崇自由意志...”

 

“不要用飘渺的教条来敷衍我,我的前任师傅。我们到底要怎么判断一个人该不该死?我甚至开始怀疑我们是否正义,”阿纳金转过身,背对着欧比旺,“我不能继续下去了,我需要离开,我想思考,所谓的正义和信条,Master。”

 

 

 

“......阿纳金,阿纳金?”欧比旺拍打着瘫坐在床上放空的第十七号试验体的脸,“你有出血效应?你没有告诉过我这个......”

 

阿纳金瞬间清醒过来,如溺水般剧烈呼吸,然后死死揪住欧比旺的领子。

 

“嘿...嘿...你还好吗?”

 

他直视面前的人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问,“刺客是正义的吗?欧比旺?”

 

“...没有人,没有任何一个组织可以是时时刻刻正义的,所以我们审视自身,反省自己。我们尽可能选择正确道路。这就是我们和圣殿骑士的区别,我们追崇自由意志。”

 

阿纳金盯着欧比旺好一会儿,他忽然想到,那对师徒是情侣,那他和欧比旺是怎么来的?

 

“欧比旺是你的先祖,阿纳金是我的先祖...那,他们是我们的曾曾曾曾曾祖父还是什么?”

 

“你有基因记忆,并不意味着你是他的直系亲属。我不清楚阿纳金.天行者,但我知道欧比旺并没有子女,我只是他的兄弟的后代。”欧比旺掰开阿纳金揪住领子的手,把他扶起来,“你有出血效应,我等下会和沃伦谈一谈,让他减少你在Animus的时间,免得你没过几天就疯掉了。当下应该给你做些检查,你应该好好休息...”

 

阿纳金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欧比旺...你喜欢男人吗?”

 

欧比旺抬头以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盯着他。

 

阿纳金意识到自己问问题的方式不太好,他决定以一种自以为的委婉方式再问一遍:“你喜欢我吗?”

 

欧比旺往阿纳金脸上揍了一拳,然后跑了。

 

 

 

(5)

 

阿纳金自以为他见识过够多的坏消息了。当他和欧比旺成功逃出Abstergo时,他相信自己会迎来光明未来,走上人生巅峰。

 

直到他眼前又出现他那倒霉催的先祖的幻影,然后他就不省人事了。

 

据那位死得透透的,只剩意识留在Animus的第十六号试验体所说,如果他没法把阿纳金.天行者的后续记忆开启,他就会和这位朋友一样死的透透的,只剩下意识留在这儿。

 

 

 

这次读取的记忆,是来自已经步入晚年的阿纳金.天行者。他在离开了刺客组织二十多年后重返这片大陆,发现已经无人知晓他曾经的导师的踪迹,广为传播的只有传奇。刺客们遍布四周,不再聚集在马西亚夫。他试图找到欧比旺的下落,于是收集刺客大师欧比旺.肯诺比的手札以及散布在大陆的马西亚夫之钥。每一把钥匙都封存着他曾经的导师的记忆。

 

第一把钥匙是关于欧比旺的学徒经历,那时候他还天真烂漫。

 

第二把是关于奎刚的离去,结束了他曾经的快乐时光。

 

第三把是他收阿纳金为徒的经过。他还很迷茫,尚未从悲痛中走出。

 

第四把是关于他和阿纳金的一些日常琐事,与他的争执,以及最后的离别。

 

第五把是关于欧比旺对组织的改革以及几年后的卸任。因新的领导者的叛变重返组织,拨乱反正。在这场叛乱里兄弟会许多成员牺牲了,其中包括他指导过的三位大师,以及一个亲密的朋友。

 

然后...这就是最后了。 阿纳金沉默地站在了位于城堡的秘密图书馆的门前。他解开了一切谜题,最后一把钥匙理应在这里。

 

他推开了大门,用火把一盏盏点亮石柱上的灯,图书馆的书架空无一物。

 

马西亚夫之钥发出微弱的光,躺在前方坐在椅子上的枯骨的手上。

 

事实上阿纳金并不处于风烛残年的年纪,但他走向椅子的步伐虚浮,拿起枯骨手上的马西亚夫之钥的手一直在颤抖。他靠在椅子坐在旁边,静静地看着第六把马西亚夫之钥里投射的记忆。

 

 

“我的书都在你那里吧?”

 

“是的,一部分给了波罗家族,剩下的我会带去亚历山大港。”

 

 

画面中他的导师比他记忆中年长许多,阿纳金双手抱住膝盖,整个人缩成一团。

 

 

“好,非常好。你应该快点离开,在蒙古大军到来前疏散马西亚夫所有人。”

 

“大师,你不离开吗?”

 

欧比旺看了一眼怀中的金苹果,“我必须把它藏起来,至少在它传播了它的秘密之前...离开吧,去和你的兄弟一起,好好活着。”

 

他最后拥抱了一下他的学徒,然后步入图书馆,大门在他背后关闭。他一手拿着金苹果,一盏一盏灭掉石柱上的灯。书架空荡荡的,上千年来刺客组织搜寻的所有文明都不在这儿了,它们将传播四方。他将金苹果放在墙壁的密格里,然后走向椅子,卸下自己的武器。

 

 

“你怎么敢...欧比旺...你怎么敢...”

 

 

欧比旺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坐在了椅子上,拿出了马西亚夫之钥。

 

 

阿纳金死死捏住手中的第六把马西亚夫之钥,其余的钥匙和手札一起被他仔仔细细包裹了好几层放在身上。

 

“你怎么敢...欧比旺...你怎么敢这么做...”

 

 

......

 

 

 

“嘿,他的生命体征恢复正常了!”

 

阿纳金在模糊中睁开眼睛,他的身边围着几个他不认识的人,以及...欧比旺。

 

“你能听见我吗,阿纳金?”

 

“我...知道了我们要去哪里找到它。”阿纳金支起身子,他的脑子乱糟糟的,他想告诉他们金苹果在哪儿,但他首先有一件更想做的事情。他一把抓住凑过来的欧比旺的手,一把把他拽进怀里。

 

“我还活着,欧比旺...没发疯也没死在Animus上。”

 

刺客大师阿纳金.天行者最终错过了一切,而他并不想有同样的结局。眼下气氛正好...

 

“欧比旺,你能回答我上次问你的问题吗?”

 

“哪个?”欧比旺抬起头想了想,“喜不喜欢男人那个?”

 

这次轮到阿纳金往欧比旺的脸上揍了一拳。

 

 

(6)

 

关于第六次

 

 

“你想干嘛?这个姿势不行。”

 

“我明明看到 那 个欧比旺可以的。”

 

“废话,他是刺客组织的传奇,能一样吗?”欧比旺决定占点嘴上便宜,但他最终为这个决定感到后悔,“那 个 阿纳金精力旺盛一个晚上这么多次,你可以吗?”

 

 

所以第六次是阿纳金想把欧比旺操进床垫,最终也这么做了。

 


评论(1)
热度(58)
© -lilith-- | Powered by LOFTER